据了解

2020-06-23 05:15

这些,推动一年一度的年会成为许多行业掘金的机会:学跳《江南style》里的“骑马舞”,要价1000元;借一套元芳的长袍,一天租金500元,还得提前两周预订;有个性、有创意的年会会场布置,费用起码在五位数以上……据不完全统计,一场300人参加的中等规模企业年会,场地、餐饮、礼品、演出等花费在30万元以上;至于那些将年会与客户答谢、合作交流挂钩的企业,更是舍得在年会上高投入,甚至不惜重金将年会搬到国外。

在基本的年会设施和服务上赋予个性化选择,是匈牙利mice市场蓬勃发展的重要基础。目前,仅首都布达佩斯就有14个五星级宾馆和50个四星级宾馆,其他地区也有数量众多的高水准会议中心。但不可忽视的是,匈牙利开辟了很多独具特色的会议场所:世界上很少有地区让客人在溶洞中举办活动,但匈牙利将名列世界文化遗产的阿格代莱克溶洞开发成了会议中心;结合国家的马术历史,匈牙利还将年会场所挪到巨大的马术公园,比如在拉扎尔马术公园,参与者不仅可以在自然中分享真知灼见,还能亲自扬鞭来一场真正的“骑马舞”;更令人惊奇的是,匈牙利甚至将年会办到了地下,作为欧洲最著名的葡萄酒生产国之一,众多地下葡萄酒窖也被赋予了会议功能……此外,还有多瑙河游船、温泉浴场、古堡等各种五花八门的年会场所和配套设施。

从一曲“骑马舞”的热销不难看出,年会经济的产业链正越拉越长,价值越来越高。业内人士分析,眼下,年会经济至少与酒店餐饮、会展策划、文娱演出、商务礼品、商务旅游等多个行当有关,回报率远高于一般的服务需求。某旅行社负责商务旅行业务的李小姐向记者透露:“一个普通旅游团毛利大概在8%至10%,而年会属于会奖旅游范畴,毛利超过15%;在实际消费中,一个会奖团的消费额更可能是普通旅游团的两三倍。”

业内人士指出,从年会经济到mice,涉及会展产业、旅游产业、文化产业、创意产业等多个产业融合,说到底,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推手。尤其对一些老城区、老厂房来说,mice或许能成为产业结构调整的新思路。

元旦过后就是农历春节,大大小小的年会遍地开花。这当中,既有企业为鼓舞士气、强化凝聚力而设置的“团圆饭”;也有不同企业间为了联络感情、加强来年合作而设置的“客户答谢宴”、“客户交流会”。所以,年会除了最基本的借场地、订酒席外,也涉及到体现企业特色、创意、增加宾主互动等各种要求。

再次,是联合其他企业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大胃”举例说:“有家客户要求‘骑马舞’的音乐不能只用《江南style》,还要加入有企业自身特色的歌曲和歌词;好在学校与一些策划公司有合作,就请策划公司为客户度身定制了舞曲,企业很满意,当然收费也不低。”

一家舞蹈学校的教练“大胃”告诉记者,从去年11月起,就有企业报名学习《江南style》里的“骑马舞”,少则五六个学员,多则二三十号人,按照每人每课时100元、通常要10课时才能基本学会的标准计算,一个人的学费在1000元左右,而一个班级可以容纳20个学生,所以“收入很稳定,也很可观”。但他强调,之所以学校的学员络绎不绝,与提前准备不无关系——

就长远来看,年会经济并非是一年一次的生意,因为一个完整的年会解决方案,涉及多个行业的联动发展,更能对整个服务行业良性发展产生积极作用。业内人士指出,就目前年会经济所涉及的行业看,有一个“mice”概念值得关注。所谓mice,是meetings(会议)、incentives(激励)、conventions(大型会议)、exhibitions(活动展览)四个英语单词的首字母组合。它不仅涵盖了年会经济的服务项目,并且正以一个独立的行业,成为不少国家和地区发展会展和旅游产业的重要推手。

事实上,有些国家和地区早早看到了“年会经济”的影响力,不遗余力发展年会经济。去年7月和9月,匈牙利曾两次在上海进行“mice”推介,仔细研究匈牙利在mice上的努力,不难看出一个年会产业的良性发展脉络。

此外,能否进行资源整合,也将决定年会经济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的实际效果。据了解,匈牙利为满足前来举办年会企业的需求,由政府部门牵头组织了专业群体来接待企业,为他们提供“打包服务”,其中还包括优惠价格。例如,针对中国市场,匈牙利专门设置了一个名为“亚洲俱乐部”的组织,当地的酒店、餐厅、旅行社、国家机构、文化机构、导游、活动组织机构等可免费参与,共享客户资源,并在遇到语言困难、文化或旅游习惯差别时,得到政府机构的帮助。对前往匈牙利举办年会的企业而言,则可以通过 “亚洲俱乐部”搜索服务商的名单。由于俱乐部对服务商的服务方式、价格都有约束,使得企业获得服务有所保证。

匈牙利是欧洲重要的商务会议目的地。国际会议协会数据表明,早在2005年,匈牙利就成为最受英国企业欢迎的会谈举办地和奖励旅游市场;如今,首都布达佩斯更是欧洲大型商业公司争相举行商务会议的目的地,在2011年“最适合召开国际会议”的城市排名中,布达佩斯遥遥领先欧洲多个地区。之所以有这一魅力,首先得益于匈牙利的地理位置,因为坐落在欧洲中心位置的匈牙利在国际商务交通上十分便利,布达佩斯机场有通往欧洲各大地区乃至中国的直航。

其次,要准备充足,比如“骑马舞”中“鸟叔”的服装很有特色,眼下市场上是一套难求,但“大胃”的学校早早与一些服装机构达成协议,可以优先借用服装,而且除了“鸟叔”的行头,还有适合圣诞节的圣诞老人装、将“元芳,你怎么看”与“骑马舞”融为一体所需要的“元芳装”长袍等准备齐全。只要客户有需要,就能及时提供。

相比之下,国内的年会经济供应商大多还在单兵作战,缺乏牵头组织。业内人士指出,平台经济正成为新时代下最热门的发展方式。就年会经济而言,如何设立一个大平台,将不同的资源纳入其中,并实现不同业态间的取长补短,这既是这一平台所面临的挑战,也是利用平台抢占市场的机遇。事实上,正在参与年会经济竞争的服务商们完全可以围绕互联网、信息化、区域和企业的分工定位等平台经济关键词,建立战略联盟,从而取得更强的竞争力,赢得更大的市场。

不过,高回报率背后是苛刻的客户需求。一家企业的人力资源负责人告诉记者,针对内部员工的“企业团圆饭”和面对客户的“答谢交流会”可能规模类似,但要求截然不同:“团圆饭讲究热闹、喜庆,‘骑马舞’、‘元芳’等时尚元素不可或缺;但面对客户的答谢会就要考虑客户会不会‘审美疲劳’,不能照搬前面一套设计,而是更要体现企业特色和品位。”可见,年会经济所涉及的行业能不能给出有创意、够个性的产品或服务,才是抢夺年会经济大蛋糕的关键。而一些有眼光的商家往往提前大半年就开始为年会经济做准备,包括搜罗当年的热门话题、提前策划年会主题、进行演职人员储备等。等到客户提出需求了,就能给出丰富多彩的方案供客户选择。

匈牙利旅游局驻中国代表韦罗表示,年会举办地个性化选择的另一个好处是促进当地旅游业发展。他用相当浪漫的语句来描述当地年会经济与旅游业的关系:“从温泉里的会议室到博物馆里的咖啡厅,从多瑙河上的会议船到欧洲小镇的画廊,还有什么选择能比将会议与度假完美结合更好呢?匈牙利的mice就能实现这个目标,推动会展、旅游、餐饮等多个行业的共赢。”

据韦罗介绍,之所以很多企业可以将年会搬进匈牙利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建筑,这与当地的发展政策不无关系。匈牙利对历史建筑有着极其严格的保护措施,但也允许通过合理利用,将这些历史建筑和一些自然景区通过增加功能来满足年会经济的需要。比如,一些旧城区的老建筑被改成了商场,但政府规定业主必须保证外部构造修旧如旧,甚至一个雕花的细节也不能有任何变化。再比如,即使对企业开放的会议场所,也有严格的使用规定——在茜茜公主的行宫,展览部分严禁与会者拍摄照片,但在重新搭建的歌剧厅中,与会者可以留下与旧时代的合影。他说,有了mice的经济利益促动,一些老建筑的业主有了整修、转型、开发新兴产业、提供新型服务的积极性;但同时,在法律法规的严格约束和保护下,这些业主也不能为所欲为,从而延续了城市的历史脉络,留住了城市的历史底蕴。

不过,最吸引企业的还是匈牙利为年会设置的各种“特殊服务”。能想像在茜茜公主的行宫格德勒王室庄园举行企业年会吗?格德勒王室庄园负责人的答复是:没有问题。他告诉记者,庄园设有不同大小的会议室和餐厅,可以满足不同规模和不同类型的会议需求。当然,会议间歇和茶余饭后,与会者也不妨像当年的茜茜公主一样,在庄园精致的花园里漫步,或者在修旧如旧的歌剧厅里听一场小型音乐会。

首先,要摸清市场动向,市场上流行什么,就要学什么,“我们学校的教练可以说是第一时间就学会了‘骑马舞’,这些天流行‘歪脖子’,我们又在舞蹈中加入了‘歪脖子’的元素”。